桃红又是一年春

八月薇妮

首页 >> 桃红又是一年春 >> 桃红又是一年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卖油娘与豆腐郎 宠后之路 败絮藏金玉 重生之贵女难求 清穿日常 奸臣之女 满庭芳 娇医有毒 女商(大清药丸) 清穿咸鱼六皇子
桃红又是一年春 八月薇妮 - 桃红又是一年春全文阅读 - 桃红又是一年春txt下载 - 桃红又是一年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145章 番外:唐家老二之无忧娶亲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唐晏儿十四岁之时,养成一个恶习,她喜欢穿哥哥唐经天的衣裳,扮作唐经天的模样四处“招摇撞骗”。城中大多数人都认得她是唐家的大小姐,她又生的玉雪可爱,因此大家也如她所愿不去说穿就是了。

这天中午,阿秀同幼春便在房中午睡,不许唐晏儿“打扰”,唐晏儿睡不着,百无聊赖爬起来,便又拿出自己偷来的唐经天的衣裳,看一阵想一阵,恨不得就跑出去找哥哥。想来想去,便换了衣衫,准备出去逛逛。

没想到刚出门不久,就看到个好玩儿之人。那人一副中原人的打扮,年纪大概是二三十岁,长相倒是英俊,身材高大,双眉英挺有几分威武,只不过样子看起来有些呆。

唐晏儿故意慢吞吞走过去,一边不停地打量此人,而就在她快要走过来之时,那人也留心到了唐晏儿,那眼睛便也一直都盯着她瞧。

唐晏儿素来是喜欢逗弄人的,头一次见个陌生的男子敢这么无礼地盯着自己。她虽知道自己是女扮男装的,可大小姐脾气却也不高兴,便站住脚,粗声粗气喝道:“喂小子,你看什么看!”

那人见她装模作样,便先乐了,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小兄弟,跟你打听个人。”

唐晏儿见他居然如此“眼瞎”,果然是笨,就装腔作势说道:“什么人啊?说来听听。”

那人说道:“此地有一户唐姓人家,不知在何处,小兄弟你若是知道,就劳烦给我指引指引如何?”

唐晏儿心头一跳,眼珠忍不住骨碌碌一动:“你找他们做什么?”

那人盯着她说道:“小兄弟,你想知道么?”

唐晏儿说道:“自然了,你告诉我,我便给你带路。”

那人便嘿嘿笑了两声,说道:“那好……不瞒你说,我是来给他们大小姐提亲的……”

唐晏儿一听大惊,尖声叫道:“什么?”她一急之下,便露出了女娃儿的声来。当家赶紧捂住嘴,又说道:“你刚说什么,休要在我面前胡说!”

那人笑着上下打量她一回,不慌不忙说道:“小晏儿长大了,可惜也认不出我来了么?”

唐晏儿忽地听他叫出自己的名字,一时之间后退一步,便摆出架势来说道:“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笑着摇头,说道:“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几次……如今倒是翻脸不认人了,不过也是,我跟无忧走的时候,你不过是个不会说话的娃娃,大概把那时候之事都忘记了罢。”

唐晏儿听到这里,瞪大眼睛说道:“难道你是司空?”

那人皱眉:“什么司空,你好歹叫一声司空叔公么!”

唐晏儿一听,尖叫一声跑过来,将司空仔细看了几眼,说道:“怪道看着眼熟,你真是司空叔叔啊!我听我娘说了许多你的故事,我跟我哥小时候多亏了无忧叔叔跟你呀!”

司空摸摸鼻子:“怎么我感觉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叔叔么?”

唐晏儿拉着司空回家,此刻司空的身边跟随也都纷纷返回来,有一个跟随便打听到唐家所在。当下也不用再派人找,就只跟着唐晏儿就是了。唐晏儿进了门,便立刻大声嚷嚷说道:“爹,娘!我司空叔叔来啦!”

司空看着天真活泼的少女,再度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这身衣裳?”

唐晏儿蓦地发觉,顿时变了脸色说道:“你不要同我爹娘说,我去换下来啊,我爹爹最讨厌我如此啦。”说着,便蹑手蹑脚地往后院去了。

片刻阿秀跟幼春果然急急出来,两相见了,格外欣喜。便又彼此相问了些近来情形。司空说道:“这番我是自京城出来,回到涂州看了看,才又过来此处。”

阿秀说道:“京中一切安好?”幼春却问道:“既然经过涂州,为何无忧哥哥没有同来?”

司空笑着说道:“京中诸事安稳,至于无忧么,我启程来的时候,他正忙着呢……”

司空便在唐家住了五六日,便要返程回去。此时西边忽地传来唐经天的讯息,阿秀便想亲往一看,又不放心幼春同晏儿,正巧幼春也想回西域瞧瞧,阿秀便打算带着幼春,至于晏儿,她便想跟着司空到涂州去,阿秀跟幼春起初自然是不答应的。却经不起她百般厮缠,阿秀倒也罢了,唐晏儿不敢去怎么相求,只拉着幼春左说右说,幼春那个性子是最和善的,知道若是不答应她,小丫头一定不会开心。何况若是跟着司空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其他事情,于是便同阿秀商议。

其实照着阿秀的意思,就带着幼春同晏儿一块,怎奈晏儿不喜西域,偏要回东南,不过若是司空在,倒也没别的事情,因此阿秀是可应可不应的,见幼春答应了,他便也做顺水推舟,答应了就是了。

两人便叮嘱司空好生照料,又同司空说道:“此间事情罢了,便也回涂州一趟,把晏儿接回来。”司空说道:“放心罢了,在涂州便等同是自己家中一般,不用担心,住一辈子也可。”阿秀笑着先送他同晏儿离开。

这一回幼春倒是没怎么伤怀,大概是晏儿跟经天不同,晏儿是跟着去玩耍的,但经天是去……唉,而晏儿头一次出远门,自然是神采奕奕,毫无忧愁之态。阿秀嗔笑道:“这丫头越大越不恋家了。”幼春说道:“只要她开开心心的便好。”阿秀低头在她脸上一亲:“说的对。”

唐晏儿正当年少,十分好动,她又玩心重,一路上不知给司空找了多少麻烦,幸亏现在司空乃是京中的大臣,因此无论多少麻烦尽数都能摆平,而且唐晏儿多数所做的却都是些扶危济贫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何况对司空来讲,本来旅途寂寞,忽然多了个“小魔星”在自己身边跳上窜下,每天层出不穷的找事,倒觉得有趣。

司空来的时候百无聊赖,恨不得就立刻插翅飞到唐家,回去的时候却惬意的很,耳畔不停地有唐晏儿唧唧喳喳的声音,这丫头脑袋之中藏着多少稀奇古怪的念头,有时候问出的古灵精怪问题让司空都为之瞠目,说到有趣之处司空便会忍不住大笑,一路行来颇为惬意。

终于到达涂州,在官道之上遥遥地望着绿树之后那一片蔚蓝色涌动的海洋,唐晏儿大吃一惊,司空还未来得及拦阻,看的目瞪口呆的丫头叫道:“司空叔叔,那就是海啊?”司空见她震惊的模样,得意一笑说道:“是啊,丫头是第一次见对么?”唐晏儿使劲点头说道:“真美!这么多的水在地上。”忽然突发奇想说道:“他们会不会流出来呀,把我们淹没了?”司空说道:“傻丫头,海深着呢,你可别傻呆呆地跑进去,会把你吞没的哦!”

唐晏儿这才露出一丝惧色,说道:“我知道啦,我远远地看看就罢了。”

自她看到了海,那唧唧喳喳的讲话才停了,且又走的慢,恨不得一直看下去,司空便左劝右劝,总算哄着她进了城,唐晏儿见了新鲜地方,自然又有一番好奇。司空便想带她去夏三少府上,不料走了片刻,回头说道:“丫头……”一声丫头,身边却没了人。司空大惊,只觉得浑身骤然发热起来:怎么会不见人了?倘若这丫头不见了,阿秀真要杀了自己不可罢。

司空当下大喝几声,让自己的手下四处去寻找,自己也放眼四顾,可是却见不到唐晏儿的影子。

你道是唐晏儿去了哪里?原来她本来听话乖乖地跟在司空身侧,不料走了会儿,却见人群之中有人背着个猴儿走过,那猴儿生的精灵,在那人肩头蹲着,就冲着唐晏儿招手。唐晏儿从未见过真的猴儿,她又知道司空不会许她下车看的,她自己便掀起帘子,偷偷跳下车,一路追着那猴儿过去。

唐晏儿追着小猴子走了一段,那人便没于茫茫人海之中,唐晏儿没了趣,便想回头找司空,不料一转头的功夫,却见到旁边那巷子里头鬼鬼祟祟钻出个十六七岁的丫头来,生的倒是周正,只不过一脸鬼鬼祟祟,肩头还背着个不小的包袱,唐晏儿是个好打抱不平的性子,在家里头幼春溺爱,这一路走来司空又给她撑腰,她自己又武功高强,除了在阿秀跟前会留神,其他时候从不知何为收敛。

唐晏儿定睛一看,便走过去,说道:“喂!”那丫头见了她,吓了一跳,脸上更露出惊慌的表情来。唐晏儿打量了一下身边的房子,看起来却似是个大户人家,她便说道:“你做什么呢?”

那姑娘怔怔地望了唐晏儿一眼,忽然红着眼说道:“姑娘请放我一条生路罢!”唐晏儿吓了一跳,说道:“你说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是从这家里偷东西来着,是不是?跟我去见官!”她上前一步,便要擒人。不料那姑娘求道:“不是……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东西,不是偷得。”

唐晏儿说道:“是么?那么我们叫人出来问问便知道了!”那女子便慌忙叫说道:“不能叫人!”

夏三少得知消息之后匆匆赶来,见司空满头大汗,急忙说道:“究竟是怎么了?别急,到自己的地头了你慌什么?”司空说道:“怎能不慌?这可是阿秀两口子的掌上明珠,倘若有个闪失,我直接便在此自刎了事了。”夏三少说道:“不忙,只要她是在这涂州城内走失的,我保管找到人。”

司空听他如此说,便略微定了心,他也知道夏家在此地势力了得,黑白两道都吃的透,是以三少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司空便说道:“劳烦你了,今儿是无忧的大日子,你定然是忙得不可开交,此刻叫你来我也知道为难你了……”

三少说道:“说什么,家中之事我都料理好了,只等吉时就是了,无忧听闻了之后,便也急急地赶我来找人……若非今儿他走不开,又被他娘拦着,就早也出来找人了。我再三保证会带人回去他才答应了的。”

司空说道:“我也把此事同阿秀跟幼春说了,他们家老大在西域有些事,他们分不开身,也说了此后会来的。”三少说道:“嗯……这个不急,你且稍后,我派人出去找,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什么闪失,倘若找不到人,我也算是白在涂州混了。”

当下三少便先劝了司空道夏府去等候,司空入了府上,相见了无忧,无忧自有一番问讯,司空见他满面惶急,虽然说是一身红衣却仍旧毫无喜色,不由略觉得愧疚,便道:“本是你大喜的日子,倒闹出这等事来,无忧……”无忧说道:“司空叔叔说什么见外的话,我们再等片刻,倘若还找不到人,我就也同你一块儿出去寻。”又问道:“听说是晏儿跟你来的,她……还好么?”

司空说道:“是大姑娘了,生的很是可爱,眉眼间倒有几分小春儿昔日的模样,那脾气么,却不似小春儿那样,倒有几分阿秀的骄蛮。”

司空便又把一路的所见所闻,种种趣事也同无忧说了,无忧听得又叹又羡,说道:“晏儿真真可爱,只不知究竟是什么样子了,唉,当初真该同你一块儿去的。”司空说道:“你有事在身么,对了,这门亲事是极好的么?”无忧听问,双眉微微一蹙,便有些不悦,只说道:“我也不知……没见过,只是爹娘订了的,我也想过了,总是如此拖着他们也不开心,索性……听天由命罢了。”

司空挑了挑眉,说道:“你的年纪也不小了,看来倒如阿秀昔日一般……也好娶妻生子,开枝散叶了,别想太多。”无忧默默地点了点头。

三少便在外头寻人,这厢里渐渐地到了吉时,锣鼓喧天,爆竹声声,无忧的娘亲便扯了他进去准备,无忧百般不愿,只说道:“三哥还没回来,且再等等。”却没想到新娘子的轿子已经到了门口,当下老爷子发话赶紧迎新人进门。

无忧皱着眉,哪里有丁点新郎官的喜悦。被人簇拥着出外,踏着满地的鞭炮碎屑上前,轻轻地踢了踢轿门。喜娘搀扶了人下来,将红绸一段递给无忧牵着,无忧叹口气,转身把人牵进夏家门口,一路向着中厅而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三声叫过之后,众人便把小夫妻两个簇着推进了新房里,无忧的娘亲喜滋滋的,恨不得立刻就抱了孙子。

而就在无忧同新娘子进了洞房后不久,夏三少气极败坏地带人进门,头一句便是:“新娘子呢?”

司空在边儿上看的蹊跷,问道:“怎么了?刚拜过天地入了洞房,你怎么就回来了,可找到晏儿了?”三少脸上色变,顿了顿足,半晌说不出话来。

且说无忧领着新娘子进了洞房,喜娘们说了吉祥话儿,因为老太太交代不许多扰两个,便手脚伶俐地出来了,顺便替新人将门拉上。无忧回头望着床边坐着满身簇新婚服的新人,不由地又叹了口气。

本想站在这里罢了,想来想去,还是到了桌边上,说道:“我……”没想到刚一句话,身边床上那人忽地一动,一只洁白玉手探了出来,将无忧的手腕擒住,无忧一怔,那人略微用力,无忧身不由己飞到床上,那人爬起身来,压在无忧腰上,将盖头一掀,说道:“你这无耻的恶霸,竟然敢逼人为亲,本女侠……”

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四目相对,上面这个满嘴冠冕堂皇的话也说不下去,下面这个震惊之余却也没有出声呼救,两人面对面看了会儿,上面这个说道:“你……你就是那个很大年纪未曾婚配的丑八怪?”

无忧苦笑,说道:“你……你不是柳家小姐罢?”上面这人说道:“你……你管我是谁?可是你长得……”不丑啊,非但不丑,反而很美……而且也没有那女子所说的猥琐变态气质,怎么回事?

无忧说道:“可否……让我先起身来?”上面这人膝盖往下一顶,正好压在无忧腰间,说道:“不许!你休要想趁机乱动……”无忧微微一笑,说道:“那你想如何?”这人说道:“我……我……”皱着眉也不知要怎样,苦思的模样极为可爱。

无忧看着她皱眉之态,听着她的说话声调,心里一动,问道:“你不是涂州之人?”这人一惊,却说道:“你管我!不是有如何?本女侠是最痛恨欺男霸女的恶贼的,不管是哪里的,都要……”

无忧苦笑,试探着说道:“你…小姑娘,你不会是姓唐罢……”嗯,总不会这么巧罢……

两人正在两两僵持,外头脚步声纷叠,有人推门,急急闯进来,叫道:“无忧!”

床上两个人齐齐往外看去,无数双眼睛对在一起,外头的人看着两人的暧昧姿势,顿时也都吃了一惊,其中有人叫道:“晏儿!”

床上那个也望着进门来的司空叫道:“司空叔叔……”忽然察觉不对,看看司空,又低头望望身下被自己压住的无忧,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你是……”

无忧望着她,无奈一笑,眼底却是一片温柔神色,说道:“小晏儿,你把无忧叔叔给忘记了么?”

看着无忧笑笑的温柔眼神,天不怕地不怕的某人,顿时满脸通红。

柳家小姐同其表兄私定终身,为了逃避同夏家婚约不惜选择私奔,不料却遇到了唐晏儿,柳小姐为求脱身,便编排自己要嫁之人乃是个猥琐无耻的变态,且家中尚有几方小妾又来逼迫自己,唐晏儿自然大怒,柳小姐便指点她假扮自己,惩戒那恶霸,唐晏儿不知深浅欣然同意,柳小姐同情郎立刻要双宿双飞,却被夏三少拦住,一番逼迫之下,吐露实情:说是她见那丫头说话口音不似本地人,故而才想了李代桃僵之策。

唐晏儿垂头站着,一声不敢吭,急急处理了西域之事快马加鞭赶来的阿秀同幼春两个又气又恼,阿秀怒道:“就不该让你这丫头出来!”又拍着桌子叫着要家法处置。

无忧挺身出面替唐晏儿求情,唐晏儿躲在无忧身后,伸手扯着无忧的衣裳,眼巴巴地想:“爹真是对我越来越坏了,虽然我的确做错了……不过无忧叔叔多好,分明是我搅坏了他的亲事,他竟丝毫都不怪我。”又模模糊糊想起小时候的一些影子片段,幼春曾也说过无忧叔叔怎样照料她跟经天,心中便更为感激。

阿秀同幼春在涂州带了半月,便想带唐晏儿回去。不料唐晏儿百般不愿,逼得她急了,便跑去求无忧,最终还是三少出面,劝了阿秀让晏儿留在涂州。

西域雅安公主大婚之后半年,涂州亦有喜讯传回古城。

而在涂州港口,某日,有一艘船自海外而来,船头一人说道:“二弟,听闻夏家有喜,不如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如何?”一同下船的英伟青年看一眼旁边的魁梧汉子,说道:“大哥,现如今你不是海匪了,且记得收敛,不然的话,有人要笑我们新州王毫无风范了。”魁梧汉子哈哈长笑,说道:“什么风范,老子自来就不知道,总归人人都知道新州有个能镇国的丞相,我这王不过摆设而已。”

岸上的年青水手望着那船上招展的旗帜,乃是一只站立的老虎张牙舞爪。水手奇道:“这是哪里的旗帜?”旁边的老水手说道:“怪道你不知,这位是新州王的王旗,大概是在一年之前,新州王将夷洲同旁边的三个海国攻下,连成新州,自立为王,诺,你看旁边那位,……咦,新州王跟王弟看起来好生眼熟啊……”

远处爆竹声响,新州王笑道:“迎亲开始了么?二弟,我们一并去瞧瞧热闹罢。”不等船靠岸,竟自一跃而起,身后黑色大氅迎风招展开来,船头那英伟青年微笑摇头。

海港之内,蓝天之下,碧海之上,白鸥点点,自在悠闲,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渡尽风波一笑在,此心安处是吾乡。

《桃红又是一年春》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三月中文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三月中文!

喜欢桃红又是一年春请大家收藏:(m.cnsyhz.com)桃红又是一年春三月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不羁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独步天下 小阁老 心眼 那个替身失忆了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没齿 庶女攻略 将军的佛系娇妻 全球高武 我这糟心的重生 下乡综艺后我开始洗白了 长生界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 穿书知青白富娇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 无尽喜欢 秦吏 入戏
经典收藏 帝后谋 掩映生姿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美娇娘是个黑心肝 八宝妆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农家娇妻有空间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游龙随月 原配宝典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 清平乐之特工花魁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田园树语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二货娘子 和珅 侯府遗珠 清穿之皇太孙躺赢日常
最近更新 妙手生香 神医王妃有空间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藏珠 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 团宠太子妃是满级大佬 仙医帝妃 镜明花作 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 锦衣玉令 盛世安景 澹春山 我的皇后是权臣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公主驻颜有术[清穿] 花瓶女配开挂了 清穿五福晋 如意事 嚣张狂妃要逆天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桃红又是一年春 八月薇妮 - 桃红又是一年春txt下载 - 桃红又是一年春最新章节 - 桃红又是一年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